胡说

昨天,我终于突破心理障碍带小王老师去见发小和朋友了,在家看着垃圾电视节目吃了顿火锅,气氛竟然也不算尴尬。
吃完饭和他一起出门散了散步,绕进宽窄巷子没人的小路看了会儿明信片。

我们逐渐熟悉,之间的新奇逐渐变为妥帖与默契。
我常常想几年之后就会对这个人了如指掌了吧,那时,我们的缺点尽数暴露,我还会喜欢他吗?
当我陷入这样的思考,用打量地眼光看向小王老师时,他都会害羞,然后亲亲我。

所以我也会时常怀有期待,如果生活因此日常且平静,好像也可以获得乐趣。

添花

昨天,应该是今天凌晨,准备睡过去的时候,小王老师突然对我说,今天是我们在一起250天,你肯定忘记了。我说,250天快乐,关于日子,我是从来记不住的。
又想起在微博看到成都一家好看的旗袍店,心血来潮说有钱就去做一件,小王老师问我价格。
3000起,好贵。
没事,小钱,明天就去。
不要,我又没有穿旗袍的场合。
那有了就去。

仿佛get了这种生活的意义

看了一篇讲“收礼物”的调查,没想到自己收过什么印象深刻的,倒想起送给别人的。
去年下旬,让朋友帮忙淘了一枚上个世纪的美国胸针,图案是幸运骨与海燕,在同等价位中一眼相中了这个。幸运骨是西方的迷信小故事,禽鸟的胸部呈Y字形状的骨头就是,可以用来做护身符,有许愿加持的功效,海燕自然就不必多说了,总之是个希望人能勇敢实现梦想的寓意。
胸针不大,和五毛硬币差不多,背面刻有原主人的名字,想象着曾经也有一个人带着它走在异国他乡,为生计和尊严奔走,还挺奇妙的。按时间来算,对方早已年迈,或者去世,希望借助他一丁点残留的祝福,让我喜欢的人也终寻得所求吧。

有时候用心准备一份礼物送给亲近的人,等待对方反应的过程也是令...

“君子不挡人财路”这句说的真好,无论是内行外行都担待点吧。就跟跳槽或者单干似的,没这么悲情。
就算真走了,买卖不成仁义在,这两天喵和三长都合影了,怕什么,人都有各自的考量。

以及说什么为了钱就可以怎样怎样,为了红就怎样怎样的人,那是你真没红过啊,姐姐。都是正经演出赚钱的,别说的跟多不堪,也别多委屈似的。

一点牢骚

旧文补档

之前写的《玉石店老板与当铺掌柜》,置气给删了。
今天整理电脑,发现居然留了文档,特地补到简书上。
国庆节贺文了。

移步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741503af5538

另外简书上还写了其他题材的文,不要脸地安利一发。求评论。

记20160925喵汪成都专场

终于轮到我写repo了。

从开场前说起走吧。
直到进场前我的内心都仍然是毫无波动的,原本打算和几位平时在网上有联系的朋友见面,也因为时间原因错过了,只和佼爷碰了一下。
她穿了套特别好看的汉服,买了晚上专场要献的花。进门口有扫码领贴纸的活动,Q版喵汪可萌可萌了。进剧场第二次见佼爷时已经从群里得知自己抽中了献花名额,便欢天喜地找她拿花。
场子不算大,坐得挺满。好多年轻人,穿小裙子的妹子们真可爱。

《西安乱弹》太燃了!!

第一次节目是一对儿小演员,我在哈哈曲艺社见过两次,大宝小宝,上台的时间不长,不怯场。
郑宏伟先生太帅啦!穿了个素色有点返蟹青的大褂唱了段京剧和太平歌词。头发照旧向后梳得一丝不苟,举手...

现在开喵汪tag看到无关的图片我都不敢点开....

胡说

出门玩。
看山看水看风景,三四天时间大多瘫在房间里,刚到那天我就打趣说,咱这是不远万里,前来睡觉。他也不驳,真就和我猫在床上,不到饭点不出门。
难得有人能聊风花雪月又能聊科幻伦纲,常常担心自己会不会太话唠。

在街边听了超棒的吉他弹唱《贝加尔湖畔》,看了《达摩流浪者》,吃了炝螺肉。说了平常不会说的话,做了不可能做的事。

恋爱小段

就是王声这个无论如何都拉不下脸的人,撒娇都很傲娇的人,偏偏被苗阜拿下了,说起来整个青曲社都不信。

且无论搁在谁身上,恋爱的酸臭味都是一样的。

早晨。
王声迷蒙间睁开眼睛,去摸手边的另一个人,有时摸得到,便用只有对方才能听到的声音询问,起嘛?吃饭吗?吃什么?还早着呢,你再睡会儿吧。听到那人半梦半醒回答才又安心睡过去。
有时摸不到人,只能掏出手机,眯着眼按亮屏幕,打开微信,其他人都不看,单点开苗阜那栏,他习惯忙完一件事就简单报备几句。今天谁演得好,和谁谈妥了大生意,听说园子有八卦了,零零总总,他心情好就回,心情不好全当看不见,把手机塞回枕头下面。

中午。
王声不是个吃货,但而立之年过后生活还算规律...

没胡说

几年前被“世界磨平你的棱角就是为了让你滚得更远”这句话狠狠鼓励过,一直以为是老师原创,刚才和男票聊抄袭的事情,他说曾经自己有句广告文案被网易新闻抄袭了,就是这句话。

神奇,神奇得睡不着觉。

与君初相见,犹如故人归的神奇。

© 马脸星小王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